收錄於《紫木最相思》
※木吉穿越時空設定
※7/4是第一次寫的夜間卡片!
-------
7/4(慶祝7/4的木吉/木吉,這好像是第一天開始寫夜間卡片呢?)



現在想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,雖然自己喜歡吃銅鑼燒,但又不是哆啦A夢。誰會想到家裡的抽屜一摸就穿越到其他時空去,木吉鐵平看著眼前相似卻有些微不同的場景,舌尖玩弄口中的黑糖,思索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呢?

結果就像鏡射一般,他看見了自己,正確來說是過去那個號碼仍是四號,在照榮中學的自己。

「你好。」

「你好,請問你是?」穿著中學生制服的自己就這樣看著木吉。

「雖然不可思議,但是我是未來的你。」

「原來如此!」

不愧是自己,所以好像就這樣接受了。

「不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?」

「可能太喜歡吃銅鑼燒了,所以摸到抽屜就搭上時光機了。」

「原來有這個可能性,可是我還是喜歡吃銅鑼燒。」聽到這個理由,過去的自己也接受了,雖然木吉自身也不知道實際的原因為何。

「反正也不會就這樣隨便發生吧,喜歡就繼續堅持下去。」木吉想了想,吃了十幾年也不過就遇上一次,所以也不算錯。

「既然是未來的我,那未來還會打籃球嗎……有時候就算努力,還是敵不過天賦,前幾天就被帝光的奇蹟世代打得很慘呢。」帶著略為懊喪的口氣,他說:「結果還是沒有人相信自己可以擊敗那些人……」

木吉理解到自己回到了在與帝光對決後的日子,那群奇蹟世代真是害人不淺,而且紫原那時候還撂話說要讓照榮輸得更慘。然後思索著該如何跟過去的自己講述未來,腦袋閃過了花牌、誠凜……

「雖然不是很喜歡無冠的五將,甚至是鐵心這個稱呼,不過我們都很堅強的。在未來你會遇見更多志同道合的隊友們,然後一起努力下去!」

想來想去只說了這件事情,關於腳傷、遇見什麼人、擊敗奇蹟世代……那些就算了。結果雖然重要,但是沿路上的事物都還是得自己親身去經歷才有趣。而且是自己,所以不管會發生什麼事情,反正一切都是由自己決定。

「不管會怎樣,果然還是喜歡籃球。」過去的自己笑著說出這句話。

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,遇到怎樣的挫敗,木吉鐵平這個人就是個一心一意的籃球笨蛋。

「是啊,所以沒問題的。」木吉伸出了自己的右手,攤開手掌像是準備與過去的自己擊掌。

小了一號的自己看著那隻大手,然後笑了笑也伸出右手。一個清脆的聲響,兩個人藉由掌心感受到彼此的溫度。

但那陣相遇只是剎那,短暫到眨眼就發現對方消失了。只有殘存在手中與心上的溫暖,讓木吉覺得不是幻想與錯覺。


可能等到未來某日突然回憶起這件事情,木吉才會想到該不會是因此才讓他在誠凜創立了籃球部。然後想一想又笑了,就算沒有這段奇怪的際遇,自己依舊會做這件事情。

畢竟是個一心一意的籃球笨蛋,不是嗎?

├完┤


7/5(誠凜木吉/帝光紫原)

現在想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,雖然自己喜歡吃銅鑼燒,但又不是哆啦A夢,哪有人家裡抽屜內建時光機的呀?木吉鐵平突然覺得這樣的場面似曾相識,有股莫名的想吐槽感,但又說不上哪裡奇怪。

好吧,總之該接受自己似乎又穿越的事實。不過木吉還是想不透為什麼會想要用「又」。

眼前的景象看來是公園,以印象來看,應該是自己未曾來過的地方。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?木吉百思不得其解。

這個不大不小的公園內,有個籃球場。雖然現在已經是西晒時分,不過仍有人在球場上。

木吉看著場內的人,真有股熟悉感。雖然體型稍微縮小了點,不過很顯然是在帝光中學時的紫原敦。隔著場邊的圍網,身為高中生的木吉看著那個口口聲聲說著討厭籃球的人在球場上。

對方雖然察覺場邊有人,但不以為忤。只是等到自主訓練到了一個階段之後才到場邊休息。

「辛苦了,很厲害呢。」

紫原看著眼前似乎有點印象,可是想不起人名的人,然後說:「你是誰呀?」

「一個路人而已。」木吉也沒打算說明身分,如果不是自己的話,好像沒有多少人可以接受時空穿越這種理由吧?

「嗯。」對於沒有打算說清來意的對方,紫原只是隨口應聲。

木吉想了想,果然這樣的自己很詭異。於是拿出習慣放在身上的黑糖問:「吶,要吃黑糖嗎?」

紫原看了看對方,雖然有些面善,不過也不到熟稔吧?但是確實有點糖分缺乏,於是就接手過來,然後說了聲謝謝。

看到紫原接過自己的黑糖,然後便隨口問:「現在這時間還自己來練習,很喜歡籃球吧?」

「沒有,最討厭了。」講完,紫原也把那顆黑糖含入口中,像是不想多回答這類問題。

「可是看起來不像呢。」木吉說了這個想法,然後自己也拿了顆黑糖開始進食。

「不行自主練習嗎?」

「沒有不行呀。」木吉笑了笑,然後出奇不意的從紫原腳邊拿走籃球。

「喂──」還坐著的紫原就看著對方莫名其妙的突然拿走自己的球,立刻準備起身追討回來。

在紫原預備起身的時刻,早就已經呈現備戰狀態的木吉就開始運球上籃。在無人阻擋的情況下,行雲流水的讓球進入籃框。隨著球穿越過籃網,然後落地,木吉只是笑著拿起那顆球道:「可是我很喜歡呢!」

「你喜歡關我什麼事……」紫原起身看著那個莫名其妙的傢伙,有股想要弄壞他的感覺,怎麼會笑著說出如此惹人厭的話。

「也是。」木吉恍然大悟的說著,然後信手將球丟還給紫原。

紫原順勢接住,總覺得像是接下了什麼戰帖一樣。他認為很麻煩,感覺等會要流更多汗了。

「別緊張。反正不管抱持怎樣的心態,你就打吧。」木吉只是雙手一攤,神色自若的走下場邊。

等走到靠近紫原身邊的時候,他才像是突襲的揉了揉對方的頭髮。雖然對方此時大約兩公尺左右,不過還是可以摸到。

「喂──」紫原被這襲擊給嚇到,果然遇到一個怪人。但是當他想要回擊的時候,對方已經消失了。

「真是一個怪人。」紫原咬碎口中最後一小塊的黑糖,像是針對剛才來人的洩憤。

然後紫原拿著那顆籃球,什麼也懶得想,只是打算等會再去便利商店買零食。雖然過幾天之後有比賽,不過那也是到時候的事情。

等到了比賽當天,他看著記分板上才想起對手原來是照榮中學。

然後在籃下看著照榮四號,是號稱鐵心的木吉鐵平,他莫名的覺得有股熟悉感。是跟那天遇到的怪人有奇特的相似感吧,總覺得令人火大,想把對方擊潰。

在籃下的時候,紫原忍不住問對方:「喂……籃球就這麼有趣嗎?」


├完┤


8/13 〈Turn on〉

木吉鐵平一直覺得穿越時空的瞬間感覺很奇妙,很像周遭的時間都暫停了,只有自己能夠行動。 

這樣的遭遇到底是第幾次了呢?木吉其實有點記不住了。

這次來到一個沒見過的屋內,大概被人抓到會是擅闖民宅吧?看了看身旁牆上的日曆,木吉突然驚覺這次來到的是未來。對於一個高中生而言,如果換算來看,此時的自己大概是大學生了。

木吉看著房間內部,是張特大Size的雙人床。房間的主人大概不是為了睡得舒服,就是有同居人吧?

正當木吉磨蹭打量時,發現臥室的房門被轉動著,到底該怎樣應對才好呢?最後木吉就決定直接面對這一切,反正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?先前幾次的穿越時空都落在有認識的人周遭,這次應當也沒什麼問題。

打開門的是自己,正確來說應該是幾年後的自己。兩個木吉面面相覷,站在房門外的他先回過神對木吉打聲招呼:「你好。」

木吉也回應對方,看來多年後的自己應該習慣了,不可思議的事情遇久也成自然了。此時正值下午時分,他問了問木吉要不要一起吃剛買回來的銅鑼燒跟泡茶來喝呢?

結果就跟著對方一起走出房門,喜好果然還是自己最為明白,坐在客廳內的木吉如此想著。等著他將茶點與茶拿出來,兩個木吉便開始這個悠哉的午後。

兩人之間隨意的聊著,大多是身為高中生的木吉在說,未來的他聽著,可能是無意識間都不想知道或是告訴木吉未來的方向,兩人(或者同一人)間的默契展現在這件事情上。

對高中生來說,他所講述的是他現下所發生的事情。但對於身為大學生的他,聽起來就像是對往事的回味,有種懷念的氛圍。

木吉總覺得這次停留的時間似乎很漫長。

比起以往總是在幾分鐘內便消失的時光,這次他銅鑼燒都吃完一個,茶水都要沖第二泡時,他依舊安穩的坐在椅子上。

這算是種異常嗎?木吉並不清楚。不過未來的他只是笑了笑,說:「放心,等會大概就回去了。」

畢竟對方也曾遭遇過跟自己一樣的事情,過來人的話語總是令人信服的,於是木吉又拿起了一個銅鑼燒。

此刻,外頭大門傳來聲響。

「室友回來了,我想你也差不多會回去了。」未來的他笑著,然後揉了揉木吉的頭頂,木吉瞬間有即將要消失的感覺。

「我回來了──」

木吉消失前,聽到某個算是耳熟的聲音說了這句話。



「歡迎回家。」木吉看著踏入客廳的同居人紫原敦,給了對方回應。

「嗯。」紫原看了客廳桌上的茶水與甜點,問:「有客人?」

「算是吧,還有種差點被未來的自己發現金屋藏嬌的感覺。」木吉戲謔的說著,數年前自己也曾遭遇過這一刻。

「這句話是這樣用的嗎?」紫原搖了搖頭。不過遇見不同時空的木吉對他來說也不是沒碰過,雖然感覺好像是有段時間的事情。

「沒問題的吧?」木吉撿起剛才過去的自己拿著的銅鑼燒,在他消失過後落在他所坐的位置附近。

「算了,不重要。」紫原如是說,接著又道:「早就該懷疑你不是人類了。」

「是、是,我是哆啦A夢。」木吉順勢接著紫原的話說下去,開始咬起銅鑼燒。

紫原看著木吉的動作,便靠近對方也吃起他正在吃的銅鑼燒。

吞下嘴裡那口,木吉忍不住說:「別跟我搶啊,桌上明明還有。」

「唉呀,因為這看起來比較好吃啊……」

聽著紫原的話,木吉想說就不跟對方計較了,只是接下來他的行為更加逾矩──

「哆啦A夢,可以摸摸你的主開關嗎?」

「你給我閉嘴,紫原敦──」


├完┤

附註:哆啦A夢的尾巴是他的主開關,一拉就會停止運行唷^p^
 





Leave a Repl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