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WC與誠凜一戰後的捏造劇情

※小短篇

※沒人死其實不算虐(?)

※情人節快樂(等等)

-------


本來以為會贏的,黃瀨涼太看向記分板,仍舊無法相信比賽結束了。

明明學長對自己抱以期待,但是身為王牌的自己,最後卻總是辜負笠松幸男。

不論是桐皇,還是現在這場與誠凜的對決,自己這樣真的足夠稱為王牌嗎?

來到海常雖然才僅僅一年,可是真的從中了解到籃球的樂趣。與此同時,喜歡、能力都逐漸增長,不論是為了自己、海常或其他,總之黃瀨認真起來了。

但是卻輸了。

今年,海常的WC就到此處止步。

黃瀨哭了,早川、中村、小堀、森山他們流著汗水的臉上也混雜著淚水,只有身為隊長的笠松緊咬著牙帶領著他們向場邊的同校生、觀眾致謝。

黃瀨看著那人的背影,努力地擦乾自己的眼淚,生怕淚水模糊了眼,就無法看清笠松的身影。

「黃瀨,腿沒事吧?」轉過身來,笠松率先對他說了這句。

「還可以……抱歉,學長……我是不是……」


「別說你不是海常的王牌,這個責任你要擔下來,就像當年的我一樣。」


「學長!」

關於笠松過往的事情,黃瀨並非不清楚,而是知道才明白對方對自己的期望。

「雖然我要離開了,不過你要好好帶領海常,今年沒有完成的,等你之後帶著他們──你可是海常的王牌!」

「是……」

這年,他們的WC結束得如此沉重,還充滿了悲傷的鹹味。



├完┤







※NG

黃瀨涼太遵守那年與笠松幸男的約定,扛下身為海常王牌應負的責任。

「所以,這次一定要贏!」黃瀨起身,率眾走向球場上。

「笠松,黃瀨真的承擔起你的責任,哈哈──」

場邊,森山由孝站在笠松旁邊忍不住笑了。

「你在笑什麼啊?」笠松皺了皺眉頭,不懂對方在笑什麼。

「現在還是認真關注比賽吧?」站在一旁的小堀浩志則立刻將主題轉向球場上。

只見場上的黃瀨,雙腿被黑色護脛保護著──他好像理解森山說的承擔責任。



├完┤


後記:

2/10我晚上該該說看完阿幽貼的黃笠,就是想寫前面那個啦TUT

正好她說想看黃笠,情人節不來一發嗎(?)

後面那則就只是緩和氣氛與耍白爛(被打)

總之,誠凜跟海常都天使,我捨不得TAT
 





Leave a Reply.